以类别股方式,放大科创人员的表决权,无异于

2019-06-14 12:08:21 围观 : 81

  以类别股方式,放大科创人员的表决权,无异于放大了对人才的估值。

   《实施意见》第(五)条规定:“……允许科技创新企业发行具有特别表决权的类别股份,每一特别表决权股份拥有的表决权数量大于每一普通股份拥有的表决权数量,其他股东权利与普通股份相同……存在特别表决权股份的境内科技创新企业申请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公司章程规定的上述事项应当符合上交所有关要求……”。

  在完成对《实施意见》的上述定位后,以下变革就具备了合法性:

  其一,类别股。

  彼时,国务院调整了经国务院批准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汽车产业发展政策》《外商投资民用航空业规定》等部门规章,此三个规章,此前经国务院批准后发布,具有行政法规的效力,2014年进行调整时,也须经国务院批准。此种路径,在2014年国务院推进自贸区建设时,同样使用过。

  这份纲领性文件的出台,采取的是自下而上报批的方式,最后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由中国证监会发布,因而,这部《实施意见》与国务院文件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

  2019年1月30日,经党中央、国务院同意,中国证监会发布了《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这份《实施意见》,成为了科创板的纲领性文件,并成为了科创板“1+X”制度体系中最为重要的“1”。而国务院也不可能去作具体谋划,仍然是通过向下层层授权、向上层层报批的路径来完成。这需要国务院去做具体决策。

  全国人大的授权,只解决了“破”法改革的合法性问题,但如何“立”规,以什么形式出台,内容是什么,全国人大的授权决定当然不会触及。这样,经国家最高立法机关两次授权,自2016年3月1日至2020年2月29日这一期间,国务院可以自行决定股票公开发行不适用核准制,这就为在上交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扫清了法律障碍。

  2018年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延长授权的决定,期限延长二年至2020年2月29日。